高工洞見
GGII:中國移動25億集采 拉開5G基站鋰電大戰序幕

5G網絡時代來臨,通信基站儲能再次攪動鋰電池市場。近日,中國移動發布了一則采購招標大單,2020年將采購通信用磷酸鐵鋰電池產品6.102億Ah(規格3.2V),需求滿足期為一年。


image.png


本次最高投標限價25.08億元,高于限價將被否決。項目不劃分標段,采用份額招標,中標人數量為6-8家。具體中標份額分配如下:


image.png


簡單而言,中國移動本次對磷酸鐵鋰的采購需求約達1.9GWh,按照25.08億元的最高投標限價計算,每Wh電池價格約1.2元。

高工鋰電了解到,2019年國內基站用電芯價格在1.1-1.2元/Wh(含稅),隨著成本的下滑以及行業競爭劇烈,價格仍存在進一步下降的趨勢。

一位業內人士向高工鋰電表示,中國移動此次的招標價格不含稅,但包含了BOM成本、運輸、人力、售后成本等等,而1.2元/Wh為最高限價,預計實際中標價格或在1元/Wh左右甚至更低,畢竟國內基站電池價格競爭較為激烈。事實上,中國移動下屬單位開啟通信用磷酸鐵鋰電池招標最早可追溯到2010年。基于集中采購的決策層次高、需求量更大,更有利于議價權的掌控,中國移動集團總部也從2014年底開始集中招標采購。

官方數據顯示,2015年中國移動磷酸鐵鋰電池集中采購預計數量為2.4億Ah,2017至2018年除鐵塔以外基站用磷酸鐵鋰電池產品采購總規模為2.41億Ah。2020年這一采購規模增至6.102億Ah。鋰電池采購需求的大幅增長,一方面來自于5G網絡的快速發展,站點功耗倍增,需要能量密度更高的儲能系統,鋰電池恰逢其時。另一方面,技術提升與成本下降,進一步加速鋰電池在通信基站市場的滲透率。中國移動基站采用磷酸鐵鋰電池需求的攀升,也成為5G時代下各運營商基站電池選擇轉向的縮影。

作為國內三大通信運營企業的基礎設施綜合服務商,中國鐵塔承擔著國內2/3以上的通信基站建設任務。從2015年開始,中國鐵塔已陸續在12個省市3000多個基站開展梯次利用鋰電池替換鉛酸電池試驗。

2018年,中國鐵塔更是宣布停止采購鉛酸電池,統一采購梯次利用電池。截至2018年底,已在全國31個省市約12萬個基站使用梯次電池約1.5GWh,替代鉛酸電池約4.5萬噸。

2019年底,中國鐵塔預計應用梯次利用電池約5GWh,替換鉛酸電池約15萬噸,預計可消納退役動力蓄電池超過5萬噸。

高工鋰電獲悉,中國鐵塔在采購梯次利用電池的同時也在采購新生電池,而三大通信運營商建設各自獨立的5G通信基站,也將刺激新生電池的需求。GGII指出,隨著通信基站鋰電池的成熟應用,磷酸鐵鋰體系電池將占據主導地位。而5G基站建設進程加快,無論對新生電池還是梯次利用電池的需求都將大幅提升。其中,新生電池的需求增幅將大于退役電池。根據規劃,中國電信、聯通的5G基站將為目前4G基站數的2倍以上,而中國移動將為目前的4倍以上。據各運營商2018年年報數據推測,中國共有至少1438萬個基站需要被新建或改造。

GGII預計,中國5G通信基站將帶動155GWh以上鋰電池需求。就今年而言,GGII認為,國家做出決策加大新基建,如果移動、聯通、電信等再進一步加大力度,今年基站儲能對鋰電池的需求量還要高。預計今年基站對新生電池的需求將翻番。(詳情請閱讀GGII《2020年中國5G基站鋰電池行業調研報告》)

目前,國內在通信基站領域深耕較久的電池企業包括海四達、拓邦股份、南都電源、雙登集團、雄韜電源等等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9年6月,國軒高科與華為簽署《鋰電供應商采購合作協議》,下半年在基站領域的電池出貨量猛增;在印度通信基站領域電池出貨量排名第一的昆宇,從哈光宇剝離后,也開始耕耘國內基站市場。加之此前由于磷酸鐵鋰在乘用車市場失利,不少擁有鐵鋰產能的廠家紛紛涌向細分的儲能市場。深陷債務危機的沃特瑪,其電池因價格低廉成為基站市場的“搶手貨”。參與者眾多意味著國內通信基站的競爭會更加劇烈,而并不是所有參與者都能夠分一杯羹。目前國內基站用電池市場已經存在一定的惡性價格競爭,未來價格還將進一步下滑。行業需要警惕以犧牲品質為代價的低價陷阱。

二維碼.jpg


報告訂購咨詢

如果您有任何報告需求或建議,請聯系我們:

0755 26981898(717)
四川快乐12网上购买